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>南縣文化>湖西文藝

穿越千年的畫卷 南縣 丁亮

-- ——寫給赤松亭

2019年04月01日 瀏覽量:365 來源: 本站原創 作者: 丁亮

穿越千年的畫卷

——寫給赤松亭

作者:丁 亮

擇一個晌睛的午后,趵趵的來一場玄妙的約會。云雀飛過的天空,藍得正好作畫,還沒來得及落盡的葉,與秋,進行著最后的告別。

大堤之下,沼澤之中,野草茂盛得自在,一座道觀,頹敗。如同,上個世紀炮火飛過的村莊,打劫了我所有的想象。

失了色的高墻,以各種坍圮的姿態,把死亡看得很淡很淡。獨獨的,一只貓兒,臥在門口,慵懶閑適的守護著一段蒼涼。駐杖而過的老者,以一頭銀發,告誡:水深,通著地心哩;又以一眼無奈,搖頭。把往日今昔,留在更長的身影里。

走不進,便走近。

穿越千年的畫卷,以一只貓的姿態,遙想,吟聽。清波碧水,一抬頭,琉璃在陽光下璀璨生輝,朱紅在門壁窗欞上賣力炫耀,香火在道觀里裊裊生姿,信男信女匍匐祈愿;

且看。始皇趕山,落下兩個座乳峰,給人盈盈可握的幻想;張良歸隱,問道赤松子,曰:大道、自然,慈悲;

且聽。藕池深深,大河噦噦,噠噠的馬蹄,亂朝篡位的候景,把戰火硝煙烙進了《梁書》,“赤松亭”名正言順的開始了新生。

有了名字,就會有前世今生。

在泱泱大澤里,你是飄來的命,亦是落地的根。赤沙湖的水打翻歷史的墨,撿拾。把盞問天,飲下漢魂唐魄。

是誰去國懷鄉,孤舟泊釣磯?

是誰濯足洞庭八荒,餐飲楓香?

是誰心香一瓣,嘆“湖山如舊世人非”?

洞庭之心的玄妙之門啊,從不缺文人墨客的膜拜。千年的香火,一駐足,一揮毫,又是另一個興衰。

就這樣,一個晌睛的午后。且讓我穿越千年的畫卷,以日光為爐,再沏上一杯茶,再拾起一頁史詩,再仰望,再冥想,再盛開,再以一只貓,“喵”的姿態,倏,一下,鉆進你的心。

  • 責任編輯:秦 俊
  • 審  稿:李 輝
  • 簽  發:姚 偉
更多
玛雅宝藏彩金